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龙印攻略

第1026章 新的征程 大结局·后序

2018-04-17 01:17龙印编辑:Mr.H人气:


  蜡笔小说龙域战神 第1026章 新的征程 大结局·后序

  这片万里空间,除了这座宫殿,再也没有其它工具。它孤零零地皮踞在那里,四周幽然升腾着赤色烟气。没有任何生物敢前来打搅,一切都万籁俱寂。它是青龙的宫殿,也是五大暗狱统治者——冥火,栖身的处所。

  冥火坐在一张龙骨宝座上,显得非常焦躁,他一手支持着下巴,皱着眉头,有点心不在焉地听着面前那些长老们争持。

  “降服佩服吧,鬼门关的新、老阎王,都是我们无法抵挡的庞然大物,暗火狱已沦亡了。只需她们打破暗金狱的大门,我们都得死。”一位穿戴金袍的长老,苦苦地哀求道:“再加上人界狡诈、凶猛的叶氏军团,长久迟延下去,我们必败无疑,两边的力量悬殊太大了,我们没有胜算。”

  冥火不动声色地站起来,边走向金袍长老,边沉声说道:“我若降服佩服,暗狱的苍生人命可保——”

  可是,冥火神色一冷,陡然抬手掐住金袍长老的脖子,一霎时金袍长老的脸,就涨紫了。

  金袍长老疾苦的一句话都说不出,双脚疯狂的乱蹬着,没一会他的身体就枯萎了。待冥火抓紧手,一尊可怜的土雕当即落地,摔得四分五裂。

  这时,鬼仙傀儡——虺,走到窗口,向窗外俯瞰,它的身体不由一震,道:“这里怎样会有侵入者?!”

  冥火闻声,陡然动用强大的神力,在霎时搜刮了千里大地,道:“乱说,为何我没有察觉!”

  只见,黯淡、广袤的大地上,差不离殿两里远,有一种腰间挂着酒葫芦的中年人,与一头毛驴安闲的走来。毛驴的背上,还坐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,她拿着一只陈旧的小铃铛,愉快地摇动着。

  “是他?”冥火用神识依靠到虺身上,借虺的眼睛看到了外面,他嘴角扬起一抹奸笑,猛然将龙域神器,那柄锈迹斑斑的古矛吸到手中,然后,他提起古矛,“霹雷”一声撞击地面,喝道:“开门!”

  “你这个暴君,活得还真长久。”叶青城悠然地说道,他领着扁头毛驴,“踢哒、踢哒”地走在大殿中,朝冥火走去。

  “哼,就凭你娘和你妹妹那两个臭婆娘?”冥火残暴地喝道:“老子迟早要杀出去,宰了她们!”

  叶青城眼中擦过一抹电光石火的怒色,摇头说道:“我没乐趣与你争持,我是来拿千骨的。”

  说着他举起古矛,瞄准叶青城。顷刻间,一股强大的神威席卷过来。与此同时,穿戴猩红大氅的虺,亦从后面狙击冲来。“嗖!!!”

  古矛离开冥火手的霎时,化作一道可骇灰色极光,直射向叶青城的心口。同时,虺也狙击到了叶青城的背后。前后夹击,叶青城跟本没有逃脱的机遇。

  叶青城抬手等闲就抓住了古矛,它所有杀伤力、神威以及险恶气味,在一霎时全数消逝殆尽。

  更令冥火惊恐的是,从后狙击的虺,它的身影竟如薄冰遇猛火一样,无声无息地遏制了,并起头稀释、消融了!最匪夷所思的是,他竟没有看出,叶青城利用什么手段,或是释放什么能力!

  叶青城抓住古矛后,一只手将小灵抱在怀中,此时他死后的虺,已消逝得连残余都不剩。

  “诸位长老,随我一路出去吧,在殿内会被伤及到。”叶青城一只抱着小灵,一手拿着千骨,走出古殿。

  大殿门关上,黯淡的殿内,冥火独自坐在宝座上,隆重地盯着下面耷拉着眼皮的毛驴,盗汗从他的面颊滑了下来。

  “怎样会??!”冥火猛地从宝座上站起,盯着面前的身影,仿佛做了一个可骇的恶梦。

  道祖穿戴一件暗红色铠甲,扎着一条竖辫,背着叶青城的大剑。他的脸是瘦长的,头发斑白,他用艰深如寒潭般的眼睛,看着冥火,道:“还记得我在火龙殿和你说的话吗?”

  其时魔神说道:“贪婪的蛀虫,我迟早会捉到你,挖了你的神源!躲藏吧,像一只卑微的蛆虫一样,躲藏在你的粪坑里!这个枷锁困不住我,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!”

  大殿之外,众长老并没有逃远,仍是围大殿门口,想听听里面动静。成果,就在大殿之门封闭不久,一只狰狞的血爪,便穿透殿门,血腥的展示在众长老面前。

  同时,一道可骇巨响震动在广袤的大地上,整座青龙古殿,在一霎时爆炸成齑粉。只剩一道殿门还立着,门的另一边,道祖的一只手间接穿透冥火的身体,将他钉在门上。

  一座古木苍郁的山岳上,叶青城双手握着千骨矛,稍微动用一些神力,古矛便在手中,无声地熔化了。

  待古矛熔化后,一团浑浊的黑雾,出此刻他面前,凝结成一颗荒诞的鬼头。这是千骨的器魂,一颗极恶的厉鬼头颅。叶青城弯下腰,将它放在小灵面前。

  刹那间,极恶的黑雾鬼头,便悄悄融化,最初,只剩下一条手指细的白色小魂蛇,被小灵捧在手掌心。

  叶青城摘下酒葫芦,坐在山巅石头上,喝了口酒。他遥望着连绵不竭的苍山,缄默了良久,道:“算了,让她转世吧。”

  “她这终身,有太多哀痛的回忆。”叶青城嘴角扬一抹淡淡的笑,道:“给她一道祝愿印记,愿她下辈子,能碰到百分百爱她的人,不再给她一点危险。”

  叶青城点了点头,道:“她带走了我的大部门哀痛。给她最好的祝愿,让她转世后,成为最幸福的女人吧。”

  山脚下,生气勃勃的竹林间,有一条清亮的山涧,依托山涧边,建筑一座高雅的竹院子。院中,住是一位慈祥的妻子婆,还有宫川雪。她们与山上的柯儿是邻人,但她们不是守陵人,只是这座山的情况很好,适宜隐居。

  少顷,一位鹤发苍苍的妻子婆,打开了柴门,她第一眼看见的并不是叶青城,而是小灵骑着的扁头毛驴,她惊讶地说道:“小扁!?”

  这时,宫川雪穿戴一件朴实的白衣,走了出来,勤奋抑止的乐悦,板着脸说道:“她就是紫沙王,不断隐居在一座陈旧的须弥小世界中,听得云氏的事,刚刚搬来这里。”

  一千多年前,他在风龙殿中见过她的画像,可是,那时画中仍是一位冷艳的美女。

  “云天死了,我还美给谁看?”说着,紫沙王慈祥地看着小灵,笑道:“这是谁家的闺女?真可爱。”

  看着小灵穿戴一件小旗袍,宫川雪惊住了,道:“洛神新生了?仍是,你们生的孩子?”

  “都不是。”叶青城说道:“她是小灵,此刻的万生之母。不外,她可以或许脱变并复苏,与洛神有必然关系。若不是洛神,我们大概还得推迟几万年才能碰头。”

  闻声,宫川雪的眼中并没有一丝喜悦,相反,她黯然伤神,道:“她的短暂的终身,太叫人心疼了。”

  “看着我干吗?你一声不吭地前去鬼门关,又不声不响地前去龙域,最初只传回一条死讯,你认为我会谅解你?”宫川雪越说越冤枉。

  “你短暂能够不谅解我,但你得帮我,此刻的龙域百废待兴,仅凭我一个忙不外来。”叶青城厚着脸皮说道。

  “就是!”小灵看着她,讨人喜好地笑道:“我把最好的神位留给嫂子,你将是我封的第一个神。”

  “跟他走吧。”连紫沙王都启齿了,道:“当初,我分开云天,就是由于他和几个女人牵扯不清。成果,他身后我才传闻,他终身都未娶。是我气度太狭隘,此刻,只能守着他的陵墓一生孤老了。”

  看着叶青城的眼睛,宫川雪仿佛又看见了,当初阿谁十四岁的少年。然后,在她显露笑容之前,两行明亮的泪水率先流了下来。

  广袤无垠的荒古大地上,已有了朝气勃发的势头。远远地遥望圣树,它长出了婆娑地绿荫,树上的黑、白大地藏逐步新生,并起头杂乱无章的运作起来,众生轮回已然起头。

  这时,穿戴火神铠甲的尉迟炎,与穿戴风神铠甲的柳北水,各自扛着兵器,行走在大地上,朝一座叫提灯崖的灵境走去。他们的身上还感染的血污,他们适才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役。

  “没想到,那颗赤阳上,还有灭亡的余孽。”尉迟炎豪放地说道:“打得真利落索性!”

  “你咋了?此刻,我们有了小灵的祝愿,修为仅次于大哥和驴老,你怎样忽忽不乐?”

  “大哥顿时就要即位掌控者,我们已后都是他的子民了。”柳北水有些不甘愿宁可道。

  闻声,尉迟炎一怔,然后他丧气地低下头,道:“对啊!小灵成为的众生之母,大哥是众生之父,而我们却……唉,那有什么法子?”

  “没想到,那颗赤阳上,还有灭亡的余孽。”尉迟炎豪放地说道:“打得真利落索性!”

  “没想到,那颗赤阳上,还有灭亡的余孽。”尉迟炎豪放地说道:“打得真利落索性!”

  他穿戴一件白袍,长着两道粗浓的眉毛,光光的头上没有一根头发,干瘪且乌黑。他双手负于死后,挡在他们面前,呵呵笑道:“灭亡与别的两个掌控者,还有参与宇宙之战的次要凶手,全数被我处死了。宇宙中,三座生命星域百废待兴,亟需统治者。你们的大哥是诸神消亡后,降生的第一个完满生命,也是第一个被鸿蒙树承认的掌控者。此刻,他修成了正果。”

  “你们两个,一个聪而不坚,一个坚而迟钝,都有一点小缺陷。不外,托你们大哥的福,我要选择三个永久都不会冲突的掌控者。”白叟伸出手,手掌上呈现两颗绿玉珠,道:“这两颗魂珠,能够给你们九次转世的机遇,想不想挑战一下?”

  “你们的大哥,就要正式被封掌控者,到时,他可就是众生之父,你们永久都比他低一个品级,不成能再平起平坐了。”老者淡然地说道。

  柳北水望着阳光下朝气蓬勃的全国,嘴角扬起一抹笑容,他转过身拿起一颗绿玉珠,道:“具体法则是什么,怎样玩?”

  “没有法则。”牧星人轻轻一笑,道:“可是,我得提前你们一句,新的征程将会很是残酷。”

  08年,我初度测验考试写收集小说。09年,构想出了《万神殿》,10年动笔写。

  小说写了三十多万字,我其时极对劲,可是还没来得及发,我的笔记本就被偷了,那是我独一的财富。

  我没有放弃,11岁首年月,在网吧重写《万神殿》,每天夜里都去包夜,二心想把它写出来。可是,写了六七十万字后,我对峙不了。由于小说颗粒无收,我所有积储花完了,没法子再分心来写,纵有各式不舍,只能放弃寺人,找工作去。

  后来我工作一段世间,于13年炎天写了《邪祖》,其时是抱着全本颗粒无收的决心写的。可是,《邪祖》给了我一个欣喜,够温饱之余,还攒出了房子的首付。这给了我很大的决心。

  在《邪祖》快写完的时候,我犹疑了好久,到底要不要重写《万神殿》。不重写的话,一直有个心结,重写的话,必定不克不及叫万神殿了,它签约在此外网站,又不克不及间接搬过来发,由于情节烂熟于心,生怕写时会没有激情。

  想了好久,最初仍是决定重写万神殿,也就是《龙域战神》。后来,仍是发生了激情不敷的环境。

  客岁11月8号,我突发脑梗死,右半身无法节制,措辞迷糊不清。后来,在病院住了十五天,于11月下旬出院。其时我想的是,老家太冷了,不如来无锡陪媳妇,好好熬炼一下四肢举动,12月起头更新。

  写书讲个平铺直叙,在阿谁节骨眼,是全书抑得最狠的处所,若是迸发的话,我相信比邪祖里救小仙的那段,还要让人热血沸腾,其时,等于是心底压了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!

  然而,11月25号,晚八点,我到了无锡,旅途还算安然。可是,到了家当前,脑袋俄然像炸开一样痛苦悲伤,一转眼的功夫满身已湿透。我躺在床上忍了半个小时,心里怕极了,生怕是脑梗复发。

  可是,我的头越来越疼,整小我认识已起头恍惚,并伴跟着吐逆,我认识到,在如许下去,可能危险了。于是,我打德律风给小七,小七虽然听不清我说什么,但她晓得环境不合错误劲,仓猝请了假回来。

  送到病院时,查的成果比我想的成果更严峻,叫蛛网膜下腔出血,灭亡率百分之五十,其时我已认识恍惚,被送进了

  后来的事,我记得不是很清晰,但两天后我被出icu转了出来,全家这才松口吻。

  16年4月1号,小说从头写,但曾经没了那种激情和感受。出格是起头更新的那几天,写一会就用剁手的感动,写一个字错一字,然后点击删除,就连删好几个字,手不听使唤,脑袋不断昏昏沉沉,没写一行字,已浮躁得满身大汗。

  第一天,写了差不多四千字,花了九个多小时。其时我想的是,让我搬十天砖,我都不肯在电脑前坐一晚。

  想归想,可是还得写。我晓得以我的环境,是不成能写出想要的工具了。我只能避免写战役(写战役的环境,容易冲动),让本人时辰连结沉着,如许才能稍微写快一点。

  写云氏三军覆没,写叶青城归来,全数都哑火了。全本这一点若是写欠好,就等于失败了。

 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告假,还有人在评论区埋怨。我没有说缘由,当然不克不及怪他们。那天,我陪小七去了病院,做了一个手术,晚上回来其实没有精神写了。不说这些了。

  我这么说并不是博取怜悯什么的。只是想申明,这段糊口太艰苦了,我以尽最大勤奋在写,在我的心中,其实对大师没有什么亏欠的。命运如斯,必定这部小说怎样样都写欠好。

  但我不想将它寺人掉,哪怕半年没有收入。它是一个心结,也是一个梦。呵呵,三十了还谈梦,有点好笑了。

  有人说烂尾,我是分歧意的。两头是烂了,但最初没烂。不管是09年,10年,11年,仍是16年,这就是我心中的结尾,最初没有战役,众神已死,和谁打啊?叶青城最初叫醒小灵,实力就已是不成超越的了。结尾就该当如许,我不生病也会这么写。

  风趣的是,如许结尾本想接下一本的,但《邪祖》提前写出来了。呵呵,没看过的兄弟,能够去看看,那本没什么大得弊端,全程阐扬一般。

  至于下一本曾经写了开首,会很快发出来的。(3·0·8·5·5·3·8·8·9)等不及的兄弟,能够进群聊。下一本若写好了,我会不断写下去,若写欠好将是我最初一本书。

  我此刻已蓄势待发,争取一雪前耻,不断不离不弃的兄弟们,但愿你们能继续支撑我!

  《龙域战神》情节跌荡放诞崎岖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,蜡笔小说转载收集龙域战神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赏识。

(来源:未知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龙印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龙印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龙印,http://www.j3988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中国海军陆战队与沙特海军特种部队开展军事交

中国海军陆战队与沙特海军特种部队开展军事交



返回首页